限制近海捕捞 重建“海上粮仓”——聚焦全国人大常委会渔业法执法检查之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调查问题 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光明日报记者 陈慧娟

  餐盘中水产品的确定 日益增多,使得大众很容易忽略渔业资源整体性的衰退。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,我国近海渔业资源就陷入了过度开发的境地,呈现不可持续的趋势。

  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表示:“我国捕捞渔船数量大,生计渔民数量也越多,多年来过大的捕捞强度造成渔业资源的衰退,捕捞水产品也呈现出低龄化、小型化和低质化的问题 。”

  过度捕捞是要怎样破坏海洋生态的?我国在限制捕捞方面做出了哪几种努力?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哪几种新的问题 ?10月8日至10月13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渔业法执法检查组走进福建、山东两省展开检查。此前,已分赴天津、辽宁等8省市进行检查。“这是渔业法1986年制定实施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进行执法检查,此次检查也是一次调研,为渔业法修订做准备。”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武维华说。

  捕捞强度超出资源承载能力

  执法检查组所到的福建省连江县黄岐镇,是有有3个每家每户都会人从事渔业生产的水产大镇。据镇党委书记黄端明介绍,最近七八年黄岐镇渔业老会 在转型,曾经渔民用的是小渔船,走不远,捕捞大多在近海。

  据渔民反映,近海捕捞量减少了,投入成本尤其是人力成本在提高,一趟下来即使算上国家发的燃油补贴还是亏损。韩旭回忆起此前在山东省烟台市与渔民座谈时的状况:“9月份开渔,越多渔民11月份将会沒有海了,说有有3个月就把伏季休渔养大的鱼捕得差越多了,基本没鱼可捕了。”

  对于近海渔业资源的枯竭,黄端明与韩旭都谈到了毁灭性的捕捞依据:底拖网捕捞、电、毒、炸鱼等。“一网下去,所到之处不仅将大小鱼类连同贝类一网打尽,都会像吸尘器一样‘吸入’红珊瑚、海藻。海底也像森林,现在将会荒漠化了。”

  尽管底拖网等捕捞依据已被禁止,之后 过强的捕捞能力仍然加剧着近海渔业资源的衰退。据上了年纪的渔民回忆,20世纪200年代出海打鱼用的都会木船,渔船归集体所有。1986年颁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》成为中国海洋捕捞业的转折点,中国的海洋渔业实现了从木船到机械化拖网渔船、从私有化到商业捕捞的转变,海洋渔船的产能(总功率数)和产量双双经历了一段为期约12年的连续增长。随着科技进步,捕捞能力不断增强,捕捞强度远远超出了资源量。“现在渔民的渔船越多有四五十米长,能达到200吨、200吨捕鱼量。”黄端明说。

  政策不断调整限制近海捕捞

  过度捕捞的危害巨大,我国老会 在积极探索有效的限制依据。

  20世纪90年代起,我国已采取了越多依据限制近海捕捞的快速发展,保护渔业资源。

  伏季休渔期不断延长。从1995年起,渤海、黄海和东海渔区之后开始了了英语 实行伏季休渔制度,在鱼类的关键生长和繁殖期关停渔业生产,使鱼类等有足够的生长和繁殖时间。1999年,南海渔区也之后开始了了英语 实行伏季休渔制度。2017年前,北纬12°以北的海区,休渔期一般从每年6月15日或7月1日之后开始了了英语 ,到9月中旬之后开始了了英语 ,具体长度根据区域和作业类型略有不同。2017年后,休渔期的起始日期被提前到每年5月1日,使得越多渔区的休渔期长达3个半月。

  作业渔船数量与船只功率总量的“双控”也是重要依据之一,后者遏制了规避监管的“小把戏”:削减了渔船总数,之后 转头就去建造规格更大的船只。

  此外,2006年以来对机动渔船实施的渔船燃油价格补贴,老会 被认为是我国海洋捕捞业扩张的重要愿因 ,在当时油价与国际接轨、上涨比较快的状况下,这项补贴曾对保护渔民利益、维护渔区稳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之后 ,渔业油价补贴的实施,刺激了近海捕捞无序扩张,2015年,经国务院同意,对国内渔业捕捞和养殖业油价补贴政策进行调整。2019年,国内捕捞业油价补贴降至2014年补贴水平的40%。

  渔业“十三五”规划第一次在五年规划中提出“减量”的要求:到2020年,全国压减海洋捕捞机动渔船2万艘、功率200万千瓦。2016年12月,农业农村部推出捕捞业减产方案,要求全国海洋捕捞业在三年内减产近四分之一,从每年超过1200万吨退到2000万吨以下。

  投放水产苗种还要加强监管

  “这几年近海渔业资源枯竭,但渔船升级了,抗风浪能力提高,黄岐镇渔民大多在离岸三四十海里的海域捕捞。”黄端明的说明体现了海洋捕捞业的变化。

  从连江县整体状况看,则更符合渔业发展的方向。“连江县的养殖业发展快,在捕捞方面,亲们 限制近海,拓展外海,发展远洋。”连江县海洋与渔业局党委书记邱朝晖说。

  尽管我国沿海省份都会向曾经的方向努力,但据执法检查组了解,当前捕捞能力过剩与渔业资源衰退的矛盾仍然发生。

  “仅仅限制捕捞是发生问题的,亲们 还还要积极修复海洋渔业资源,也越多说还要投放人工苗种,从源身之后补充渔业资源。”执法检查组成员、全国人大代表王雪梅认为。

  增殖放流,即在固定海域内科学投放水生生物苗种,是修复渔业资源的重大工程。执法检查组了解到,以山东省为例,2005年至2018年,全省已累计增殖放流各类水产苗种约2000亿单位。

  “综合全国状况来看,政府投入了絮状资金,之后 成效不明显。”王雪梅说,“申请到放流任务还要领国家补贴,这个项目在越多公司眼里就成了一块‘肥肉’,有的公司即便如此苗种培育的能力,去别的研究所将会公司买来鱼苗也要去申请放流任务。有的公司拿优质的苗种送去做质量检测,检测通之后,打上去劣质苗种放流,之后 成活率很低。”另外,“一片海域属于多个省份将会城市,越多公司都会其放到流同种类的苗种,之后 放流效果不好也无法归责。”王雪梅认为。

  山东省副省长于国安表示,目前增殖放流法律地位不高,放流生态安全、社会放流放生监管与处罚等法律条文均是空白,相关实践成果需法律固化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0月23日 10版)

[ 责编:李伯玺 ]

阅读剩余全文(